Bizet-Pearl-Fishers-Chandos-500.jpgmusicicon.jpg
Chandos 出的英文版歌劇《採珠人》

在本文中我將介紹並且演示一首個人頗喜愛的探戈吉他獨奏曲。但是首先,比才 並沒有一首作品叫做 "Song of the Pearlfishers", 而他的歌劇 "The Pearl Fishers" 裡面當然也不只一首歌。所以,本文主題的 "Song of the Pearlfishers", 字面上只不過就是《採珠人之歌》罷了。問題是: 它指的是哪一景哪一幕裡面的哪一首歌呢? 這要從源頭說起了。

 

"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相信我又聽到」- 註1) 是一首法國歌劇的詠歎調,詞曲均極為優美,出自法國音樂家 比才 於 1862 年創作並於次年在巴黎首演的三幕歌劇《採珠人》(Les Pêcheurs de Perles, 又譯「採珍珠漁夫」The Pearl Fishers) 之第一幕。這齣戲從今天的觀點看是有些俗氣,講的是兩男一女的故事,男人的堅定友情陷入三角戀愛困境的考驗。是滿肥皂劇的,但是,這是 150 年前的劇本!俗套是後人沿襲造成的,當初應該是沒有那麼俗吧。

affiche-improved.jpg 法國街頭的 比才採珠人 歌劇海報

採珠人劇照468.jpg
Montreal Opera production of Bizet's The Pearl Fishers

這齣故事背景設在 錫蘭 (今之斯里蘭卡, 與 吉普賽 與 猶太 均毫無關係)  的異國風情歌劇首演相當成功, 比起最後一部《卡門》在 1875 年首演的不如意, 此時 25 歲的 比才 真的是少年得志。

Nadir and Leila-improved-210.jpg 

 

這首主題曲是出身於採珠人之村的男主角 納迪爾 (Nadir) 多年後再度聽到女主角 美麗女祭司 的歌聲時, 認出那應該就是當年曾經熱戀的 萊拉 (Leila) 的歌聲, 而詠唱出這首 "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來傾訴心中的深深思慕, 並與 萊拉 相認。

 

 

358px-Georges_bizet-improv-grey-cut300.jpg
Georges Bizet, 1838-1875, 享年 37, 真是天嫉英才

Bizet-Pearlfishers-240.jpg 

 

 

 

 

舞台劇裡面的主題,常與民間故事傳說與當代流傳於市井的歌謠曲調有互動的關係,有時是前者取材自後者,有時反之。 採珠人 這首行板詠歎調的主題旋律因為甚受歡迎,自然也被後人採用來作為流行曲的材料。

 

Pearl Fishers - Recardo Santos - 300.jpg 

1954 年,西德寶麗多 (Polydor) 為 Ricardo Santos 的探戈大樂團出版了 "Perlenfischer Tango" 7 吋45 轉單曲黑膠唱片, 標籤上面的作者標示為 "Bizet - Gaze" (比才原作,Gaze 編曲). 是 "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這首曲子第一次被改編為 Tango 舞曲的紀錄。 此後其他的 Tango 編曲與錄音也陸續出版, 但似乎均以 Gaze 的作品為藍本。 而當時的歐洲, 另有德國的 James Last (1929~2015 註3), 法國的 Paul Mauriat (1925-2006)... 等舞曲與輕音樂大樂團也錄過這首 採珠人之歌, 但均非 Tango 曲式。

 

HeinoGaze200.jpg Heino Gaze, 1908 - 1967, 德國作曲家與電影配樂大師

1967 Perlenfischer - Gaze-improved-400.jpg
1967 年 Regal 出版的 皇家大樂團 Tango 專輯第一曲 "Perlenfischer Tango" 明確的標示 "Arr. H. Gaze" - 由 Heino Gaze 編曲

Ricardo Santos - improved-190.jpg 

 

 

Ricardo Santos, 1920-1998, 有些人以為是古巴音樂家, 也有誤傳此 Tango 是由他編曲, 其實都不是。 他是德國人, 原名 Werner Müller, 他也有另一系列以原名樂團出版的輕音樂唱片。

 

It 

 

 

這張 "It's Latin Time: The New Ricardo Santos Sound" 可能是 Werner Müller 最後的拉丁音樂演奏選輯,相當好聽。但其中沒有收錄 The Pearl Fisher, 我想是因為這首曲子並非拉丁音樂, 只是改編成 Tango 而已。 但是本曲受歡迎的程度, 連慕尼黑國際職業 Tango 大賽都用來作為決賽指定舞曲音樂:

 

後來, 日本有人根據 Heino Gaze 的探戈舞曲, 改編出成為本文主題的 "真珠採りのタンゴ" 吉他 Tango 獨奏曲。
這個編曲, 我目前只有看到國內的兩個來源, 一個是 台灣全音樂譜出版社 的吉他散譜 #65 《採真珠人之歌》, 由台北老牌音樂書局 大陸書店 經銷。

SongOfThePearlfishers500.jpg
全音版《採真珠人之歌》散譜

全音65-500.jpg 

另一個是 台灣台南學興書局 的 "學興吉他名曲集 #1", 收錄於 71頁的《採真珠漁夫之歌》。 學興版有 "山田高 編曲" 字樣, 其內容跟 全音散譜 一模一樣, 連打譜印刷也完全相同,看得出是源自同一個母版。 全音版雖然沒有編曲者名字,但它應該是有 日本全音 (Zen-On) 授權的, 而學興版有無授權我就不知道了。 總之不論授權來源, 同樣糟糕的是: 兩份譜都把作者寫成 Heino Gaze, 卻把正宗原作者 比才 給漏掉了, 可能是日本的出版者不知道此曲的來龍去脈吧。

學興71-500.jpg  

學興名曲1-400.jpg 學興書局的吉他名曲集

這位 山田高, 我一時找不到他的資料。 如果你知道日本的這位吉他音樂家, 尚請指教。 無論如何, 這位編曲者編的還不錯, 具體而微地呈現了 Heino Gaze 的大樂團編曲, 大略能掌握其神隨, 只有些個過門小節不是很理想。 因為找不到這首吉他探戈的現成演奏, 難得星期天騰出空來錄一段 (59分不及格), 就由我來現醜吧, 以下是我的演奏:

抱歉沒時間進行多次錄影修正,約莫秀個樣子,大概參考一下這首曲子的輪廓,還請輕鞭。

 

註:
1. "相信我又聽到" 是我的譯法; 有人英譯諸如 "I think I'm still hearing" or "I still believe I hear", 但與劇情不符; 因為劇情中 納迪爾 當時是聽到了 女祭司 在神殿裡的歌聲, 而覺得就是當年愛人 萊拉 的聲音。 歌詞大意是他認出了她的聲音, 因而又喚起了當年種種難捨的情愫。

2. "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原法文歌詞:

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Caché sous les palmiers
Sa voix tendre et sonore
Comme un chant de ramiers
O nuit enchanteresse
Divin ravissement
O souvenir charmant,
Folle ivresse, doux rêve!

 

Aux clartés des étoiles
Je crois encore la voir
Entr'ouvrir ses longs voiles
Aux vents tièdes du soir
O nuit enchanteresse
Divin ravissement
O souvenir charmant
Folle ivresse, doux rêve!
Charmant souvenir

 

3. James Last, 原名 Hans Last, 首張大樂團專輯在英初版時,唱片公司改名 James Last, 沿用至今。2015-06-10 於美國佛羅里達壽終正寢,家中親人在側,享年86歲。

 


文章:吉他探戈 - 比才 的 採珠人之歌 Song of the Pearlfishers
網址:http://autsum.pixnet.net/blog/post/32483894
v1.1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引用請先告知並不得刪改出處)


※下排最右篇有可能並非我的文章,而是站方廣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吉他情愁路 - 秋草夏人的深溪#2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