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G_TommyEmmanuel_May2008.jpg 

(圖為 2006年5月號 Just Jazz Guitar 雜誌封面,原本即黑白的)

2006 年 5 月號的 JJG - Just Jazz Guitar 雜誌,刊出了一篇特別專訪。訪談執筆人是該刊主筆總編 Ed Benson.

該刊一向只談爵士吉他手與製琴師相關的範圍題材,從雜誌名稱就看得出來。這次卻破例以 Tommy Emmanuel 作為封面專題。

由於並未獲得授權,這裡無法全文翻譯;僅能以摘要的方式做個介紹。

文中談及的內容,與其他出處均可見到的報導與人盡皆知的重疊部分,我就不再重複。僅摘出我覺得較有意思的部分。

以下循原文例:"EB:" 為 Ed Benson, "TE:" 是 Tommy Emmanuel.

~ ~ ~

EB: (前言)我有幸在 Chet Atkins Event 看過幾次 Tommy Emmanuel 表演。每次看都訝異的直搖頭。
無疑是當今最有天分的吉他手之一,湯米遠不只此:他還是個自得其樂的一流表演家,每次上台,都展現了他對音樂與表演的熱愛。...

我在去年 (2005) 夏天在納許維爾得以跟 Tommy 一敘,那時他正參加 Chet Atkins Appreciation Society 活動。

EB: 看你表演好幾次,還是不曉得怎麼把你歸類。你不是爵士樂手或單一風格樂手。你自己怎麼看?
TE: 我不會去分類我自己。基本上,我是旋律與即興樂手。我是個演藝人員。我樂器是用吉他,但我是個演藝人員。我為人們表演。人可以既忠於自己的天賦與技藝,同時是演藝人員。很多人不這樣想,他們認為你在娛樂人家,你就不把自己的技藝當回事。我情況不同。我最合適的說法就是個鄉村樂手在爵士、藍調與搖滾裡嬉戲吧。帶點兒西班牙音樂的成分。

EB: 但你這樣自在嗎?
TE: 非常自在。沒問題啊。我表演是因為我愛表演。

EB: 你的風格是這麼獨特,混和了指彈、電吉還些別的,怎麼發展出來的?
TE: 我從幫我哥伴奏開始,他是主奏。我們彈了 Ventures, Shadows, 和 Duane Eddy. 也聽 Arthur Smith, Sugarfoot Rag, Mel Travis... 我們全部學起來。我一開始是彈節奏,同時用拇指彈 bass. 我就是這樣練出我的聽力跟技巧。我那時不知道 bass 吉他,我以為 bass 部分也是節奏吉他手彈的。所以我算是意外的自我訓練吧。我七歲時候聽到 Chet Atkins, 我就聽得出他是怎麼彈的,我沒辦法解釋。

EB: 那時候在澳洲,你聽唱片和卡帶嗎?
TE: 都聽收音機。餐廳裡也都有點唱機。

ER: 那書呢?
TE: 我完全不會看譜。我靠耳朵幫我。

EB: 你甚麼都跟得上。顯然你能跟任何人彈任何東西。你隨時都能夾進去而且知道和弦怎麼走?
TE: 我能聽出要搭的小節跟和弦變化。

EB: 你認為你能教一個人到跟你一樣的聽力?
TE: 因人而異,是吧?我相信那是自然天生的。我相信天命已經為我們寫好了。我看過拳王阿里和他哥的故事。我們的日子跟他們滿像的。小時候我們玩遊戲,背靠背,彈個音,另一個就要猜出是甚麼音。我想那個訓練了我們的聽力。然後就要把音符視覺化。我們會在心裡形成那個和弦。阿里小時候玩一種遊戲,叫他哥丟石頭,他來閃避。他從沒被丟到。那個練就了他打拳時左右閃的能力。這裡面也有甚麼告訴我那是天生的。

TE_400.jpg 

EB: 你有絕對音感嗎?
TE: 不知道。我不喜歡走音。

TE: ... 我們就是那樣學的─彈歌,學歌。如果我練吉他,我練機械訓練。我真正去練手的肌肉,還去健身房。...

EB: 你一個人在房裡都彈些甚麼?
TE: 大部分是老歌,像 "Moon River". 然後我喜歡即興彈個不停,深深的挖掘出意念之井的一些 ideas.

EB: 你能教人即興演奏嗎?
TE: 你教他們基礎的可以啦。你該聽到的是那種像歌的東西。我即興的時候,我都只彈我能唱的上的。

EB: 所以你真沒有那種苦練密笈?你沒坐在那裡練音階與調式?
TE: 沒。我向每個我碰上的音樂家去求、去偷、去借東西。我從鋼琴手那兒學到的比誰都多。其實,很多人以為我都在聽吉他手的東西。剛好相反。我不會坐在那邊聽別的吉他手,我沒那麼有興趣。我喜歡歌手和詞曲作家,我只對好歌好曲有興趣。沒有旋律,你甚麼都沒有。

EB: 你一向是個指彈手?
TE: 不,我開始是用 pick.

EB: 你彈過幾首曲子了?
TE: 喔,幾千首了吧。

EB: 你被難倒過嗎?
TE: 有啊,好多次。但通常我是聽它一次就到位。我不是在自誇,但我能一聽過就彈出來。

TE finger a 300x225.jpg  T.E. 輕鬆愉快的小指 ...

EB: 演奏時有甚麼特別的?有特效嗎?
TE: 我要的就是一個好聲。我的 amp 是 AER for acoustic guitar. 我就是把響孔蓋掉。也許你沒注意到,但我就是那樣做的。沒人聽到響孔出來的聲音。他們只聽到 PA 的聲音。然後一個麥克風反過來收琴體的聲音。然後裡面一個 pickup, 整個就是一個聲音。

EB: 很清晰。
TE: 然後我再接一個 reverb, 再從 reverb 接到一個 DI box, 另一頭再接到我的 amp. 我再從 amp 出來到第二個 DI. 我用兩個信號,direct 和 amp, 我把兩個混起來在中間 pair. 於是你有了兩個信號和一個聲音。你有 amp 出來的所有頻率,和吉他的木箱聲。整個變成一個大聲音。

EB: 有意思。你怎麼想出來的?
TE: 就是喜歡那種聲音啊。idea 很簡單。我在大型表演,用自己的團隊與成音時,我還有第三條線。直接從吉他到 PA. 這樣就有三個信號了:吉他的聲音、吉他的聲音過 reverb, 吉他的聲音過 amp. 聽起來像你的頭就在我吉他裡。

EB: 現在新的藝人要怎麼出頭呢?
TE: 到處都有表演啊。我一直覺得,如果你很棒,我們就會聽到。我個人會儘量多幫些年輕人;因為如果他們不是一路走來像我這樣,或有我曾有過的機會,我就會想幫他們。他們很多都有才華又很投入,我會帶他們同台介紹給大家。

EB: 很少人能夠達到你現在這樣。
TE: 你必須付出你的一切,所有的時間。

EB: 還有誰是你一直想要一起彈的樂手?
TE: George Benson. 了不得的吉他手!他是地球上最被低估的爵士樂手。我覺得他是一流的。

EB: 還有哪個已過世的,你希望一起彈過?
TE: 我跟 Joe Pass 一起彈過。那是1978年,他最火紅的時候。沒人能彈到他那樣。(註1)
...
TE: ... 我慶幸我生在我出生的時候,受到那些音樂的影響。...
(I feel fortunate that I was born when I was born, and had the musical influences that I did...)

註1 : 1978 年正是老喬錄音發行 Virtuoso系列#3 的時候,人正夯時,難怪可以跟 Pablo 拗到出版全自創曲專輯!詳見延伸閱讀 1

 

v1.0 2008/12/11 02:26


文章:超凡指彈手-Tommy Emmanuel 專訪摘要
網址: http://autsum.pixnet.net/blog/post/29339124

v1.21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引用請先告知並不得刪改出處)

2008/12/11 刊於 秋草夏人的深溪 (Yahoo奇摩部落格2013年10月停刊)
2008/12/12 未照會的轉載 by 瞇瞇眼吉他論壇
*另尚有未照會、未註明出處的引用與轉載,對這些盜用者,我就不再列舉。

延伸:
1 - 喬‧帕斯 的最後尼龍絃琴錄音 - Unforgettable
2 - 喬‧帕斯 的最後尼龍絃琴錄音 - Songs for Elle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吉他情愁路 - 秋草夏人的深溪#2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rxtom
  • 你的文筆真的很好,受益良多,謝謝!
  • 秋草夏人
  • 謝謝 marxtom!謝謝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