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x176.jpg 

-- 一個凌越吉他,只是音樂的小記事

 

鄰居的小男孩,來問今天我聽過的音樂。

那首有小提琴的合奏的,很悠揚的旋律的…

「我覺得好好聽喔,是哪一張 CD?」

我聽了一整天的音樂,只顧著自己的生活中洋溢著音符,也沒注意到這些音符同時溢出到他人的私領域去了。

但是聽到他這樣問,不但沒有歉意,我反而有一絲得意了。

男孩說他也要去買那張 CD。

但是到底是哪一張的哪一首呢?我今天聽了好多…

我們一邊找著,我還叨叨絮絮的解釋起現在許多音樂出版商都重新編輯各類的音樂合輯,版本很亂還會重複…

「很可能買不到了喔,我可以借你聽。」

夢境消退時,夢中的我,還在跟小男孩這樣說著。

耳中旋律猶在,是波爾瑪麗亞樂團的一首名曲。

再清醒一些,我意識到,波爾瑪麗亞從沒有錄過這首曲子。那段悠揚旋律並不存在,它是只屬於我,或說是夢中男孩的旋律。

試著要把這段樂句譜下來,它卻像是陽光下的冰塊,就這樣眼睜睜的化了。

 


May 於 2008/06/12 19:04 回應
我也做過有點類似夢耶!
在夢裡我寫了一段自己都覺得「怎麼這麼好聽」的旋律,而我剛醒來時似乎也依稀還對那段旋律有印象。 
但過沒多久,它真的就這樣消失了,怎麼也想不起來。

秋草夏人 於 2008/06/12 22:04 回覆
剛醒真的記得,幾乎都哼得出來,等抓到紙筆的時候,就來不及了。真該把錄音筆擺在枕頭邊的。 
不過,重點其實在妳說的「怎麼這麼好」,這才是氣人的地方。


 

v1.0 by Autusumm 2008/05/10 18:39

v1.2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他情愁路 - 秋草夏人的深溪#2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南郭處士
  • 奇怪這篇怎麼沒人看?
    看了心酸酸...
  • 這樣的夢,還真的是心酸的感覺。
    雖然並沒有如夢中的事物遠離,但是我那時卻悵然的意識到過去一些原可避免遠颺,幾乎屬於我生命中的旋律,畢竟是眼睜睜的融化了...

    秋草夏人 於 2012/01/19 21:40 回覆